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昆明无息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昆明无息配资

昆明无息配资:社会堕落从贬低文科开始?清华中科大发力文科

时间:2019/6/7 18:19:38  作者:  来源:  查看:10  评论:0
内容摘要:  人们并不是在贬低文科  只是在贬低假大空的文科  可选专业受限,毕业薪酬鸡肋,选文科意味着什么,过来人心里最清楚。今年,1031万人参加高考,一大拨考生即将接棒文科路。  眼下,文科正迎来“翻身”机遇,连清华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等理工强校,都纷纷发力文科。  文化学者、上海...
  人们并不是在贬低文科

  只是在贬低假大空的文科

  可选专业受限,毕业薪酬鸡肋,选文科意味着什么,过来人心里最清楚。今年,1031万人参加高考,一大拨考生即将接棒文科路。

  眼下,文科正迎来“翻身”机遇,连清华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等理工强校,都纷纷发力文科。

  文化学者、上海开放大学教授鲍鹏山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尤其是像清华大学这样的高等学府,必须要有专业主义的思考。如果专注于所谓的学生就业以及就业后的薪酬,这真的是自降身价。”

  连理工类高校都在重抓文科

  清华大学有着“中国理工科最高学府”之称,今年专门召开了文科工作会议,要求共同推动清华文科建设发展迈入新阶段。

  上一个百年,清华是百年辉煌;下一个百年,一定是人文日新。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如此总结。

  在推动文科发展的举措上,清华大学还宣布建立文科资深教授制度,文科资深教授是清华大学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设立的最高学术荣誉称号。

  当前,我国的院士制度只设立在理工农医等学科,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一直没有与之相当地位和影响的学术称号。

  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院校教学评估处处长刘振天表示,清华设立文科资深教授甚至可以看作是我国社会全面进入新时代的标志性事件。

  无独有偶,以前沿科学和高新技术见长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不久前也召开了“科技人文发展专家咨询会”,宣布将大力发展新文科。

  校长包信和院士作了主旨报告,认为步入新时代,培养的引领型人才不仅需要具备较强的科学技术基础,还需要拥有人文智慧和科技伦理。

  除了两大理工名校重抓文科,数十所理工类高校也有向文科发力之势。

  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公布的2018年各省市经动态调整增列的学位授权点清单中,据澎湃新闻统计,有超过20所偏理工类的院校增加了文科或文理科交叉学位点,相关学位点增列数量30余个。

  为何连理工类高校今年都如此重视文科了?这得从“六卓越一拔尖”计划2.0说起。

  “六卓越一拔尖”计划2.0由教育部等13个部门联合启动,旨在全面推进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新文科建设。

  2.0在原先数学、物理学等基础上,将实施范围扩展到了天文学、地球物理学、心理学、哲学、中国语言文学、历史学等,首次增加了人文学科。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表示,新知识、新思想往往产生在学科交叉领域,要突破现有学科格局,促进跨界融合。当今世界思潮交融碰撞,培养的学生要树立文化自信、传承中华文明。

  文科从打入冷宫到仓促建设

  文科迎来发展机遇,底子薄却是不容忽略的现实。在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大学文科从打入冷宫到仓促建设。

  在1950年召开的第一次全国高等教育会议上,苏联专家带来了“苏联模式”:苏联高等教育的特色就在为国家培养工程师等专门人才。

  一时间,文科萎缩,理工科繁荣。文科、财经、政法这三个科类合起来的学生数比例,从1952年的22.5%降到了1957年的9.6%,工科学生所占比重则从1947年的17.8%涨到1957年37%。

  熬到20世纪90年代,中国兴起了建设综合性大学的热潮,没有文科专业怎么行?

  相当一部分综合性大学就这样由理工科大学匆匆改造而成。华北电力大学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由拆变全”,从马列教研室、社科部分裂出了法学、文学、经济学、心理学等各种文科专业。

  一时间,名头好听的管理类专业大红大紫。人文学科最需要沉淀,专业速成,质量可想而知。

  最典型的如公共管理。2000年中国开办公共管理专业的院校仅57所,截至2017年,数量已经达到476所,几乎翻了10倍。

  重理轻文的后果,是给大学生当头棒喝:批判性思维差,差到学校要开课重新教。

  清华大学在2018级新生中开设了“写作与沟通”,到2020年覆盖所有本科生,而且是必修课。

  70年前,清华大学教授梁思成提倡教育要将理工与人文结合,培养具有完全人格的人。如今,清华大学重新给学生开写作课,培养批判性思维。

  功利是阻碍文科发展的大问题

  文科可以重新抓,批判性思维可以重新教,但不解决大学的功利主义,文科生依然陷于困境。

  这种功利主义,被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平原批评为“目前的中国大学太实际了,没有超越职业训练的想象力”。

  在陈平原看来,眼下这种只见数字不见人、只讲市场不谈文化、只求效益不问精神,努力将大学改造成跨国企业的管理模式,很多学科都受到伤害。受伤最严重的,非人文学莫属。

  陈平原认为,若以培养人为主(知识、道德、情怀),则文理优先;若以课题经费或科技发明论英雄,则商科或工科更为“长袖善舞”。社会上喜欢看得见、摸得着的成果,在这样的状态下,就有“重工轻文”的倾向。

  这种数字衡量一切的思维在大学排名上尤其明显。大学一旦排名,就必须有数字,但是思想能用数字衡量吗?

  很多高校都想成立或合并医学院,因其投入和产出明显,对学校排名也有显著的帮助。但很少有学校想扩展或增强文学院,因为效果不明显。


  功利主义使得人们更看重眼下的功利成果,比如升学时的分数,就业时的薪酬。有人调侃,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理科的直接回报率确实更高。文科女生虽多,但文科女大多喜欢理工男啊。

  BOSS直聘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就业竞争力30强专业中,近半数为新工科专业。而历史学、哲学等学科大类,就业竞争力仅为工学大类的七成。

  调侃归调侃,但人们并不是在贬低文科,只是在贬低假大空的文科。

  什么是真文科呢?鲍鹏山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不要把人文学科仅仅看成是一个专业或专业知识。”

  鲍鹏山说,人文学科回答人生的基础性问题,涉及人对社会、对政治、对自己的认知。如果大学需要学生将来具有基本的判断力,那么人文教育是所有专业的学生都必须接受的教育。

  鲍鹏山希望大学人文学科的研究直面问题,尤其是直面人生的原初问题,而不是纠缠于研究这些问题的人或学派,或方法。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大连电瓷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