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昆明无息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昆明无息配资

昆明无息配资:呦呦鹿鸣再回应财新网记者洗稿质疑:社会在崩塌

时间:2019/1/12 17:37:33  作者:  来源:  查看:148  评论:0
内容摘要:  各位朋友:  本说明要点是:超过一万字的《甘柴劣火》是呦呦鹿鸣独创的、原创的,更是雨有感情的,是财新网团队写不出来的。呦呦鹿鸣也是一个真正的原创公众号。本文不同意某些人对呦呦鹿鸣的恶毒攻击。以下是声明正文:  呦呦鹿鸣,直接在文中注明了各信源出处。由财新网王和岩女士发起,攻击...
  各位朋友:

  本说明要点是:超过一万字的《甘柴劣火》是呦呦鹿鸣独创的、原创的,更是雨有感情的,是财新网团队写不出来的。呦呦鹿鸣也是一个真正的原创公众号。本文不同意某些人对呦呦鹿鸣的恶毒攻击。以下是声明正文:

  呦呦鹿鸣,直接在文中注明了各信源出处。由财新网王和岩女士发起,攻击《甘柴劣火》一文抄袭财新网,个别没看文章的大V跟风攻击呦呦鹿鸣,咬牙切齿。这是媒体圈的怪现象,不得不予以说明。

  本文信源包括:

  1、《中国青年报》从1988年到2016年报道。特别是1988年4月1日《武威地市领导压制新闻批评大发武威》、1988年4月7日《武威地委书记感谢本报批评》(这两篇报道的作者之一,是我的老领导孙凯先生,该报道曾经获得全国好新闻一等奖。孙凯先生在多年前就曾经向我详细讲述了武威的故事,也包括火荣贵“火书记”和马顺龙“马三爷”的故事,马和火的轶事很长时间广泛流传,早在两个人落马之前)、2016年2月6日:《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要求官员敬重媒体监督》 

  2、《新闻研究资料》1989年8月刊

  3、《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2019年1月10日朋友圈

  4、《兰州晨报》2016年1月25日《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

  5、《长江商报》记者熊子熙个人回忆及各媒体报道

  6、前央视记者柴静《看见》中关于武威采访记录

  7、腾讯探针栏目关于武威事件系列报道(特别是武威市民政局副局长马生智自杀事件报道,因为据说这个栏目已经停办,因此文中以“国内一家大型互联网平台”取代,这是文中唯一一处模糊信息源)

  8、新华社关于武威事件系列报道 

  9、中央纪委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

  10、人民日报:《中办国办就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发出通报》、《扛起生态文明建设的政治责任》

  11、上游新闻关于张永生的报道(尤其是获释一年后生活细节)

  12、甘肃省人民检察院的系列官方微博

  13、搜狐网2016年3月两会报道《甘肃团开放日记者三问武威抓记者事件未获回应》。

  14、2016年两会各媒体关于中纪委发文“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及各省领导人在开放日的讲话

  15、《侠客岛》:《甘肃官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系列文章(2017、2018)

  16、作家十年砍柴:《为什么又是甘肃》(本文已经被删,砍柴老师是我曾经的同事,我比较关注,因此他的文章我早期就存了)

  17、甘肃廉政网关于火荣贵的系列通报、认定

  18、财新网王和岩报道(因为本文是回应财新网王女士,将这个信源补列在这里)。

  本文还引用了斯蒂芬斯《城市的耻辱》、普利策(名言如干)、范长江《记者工作随想》1961年等。

  现在,说呦呦鹿鸣抄袭,我表示不同意。理由是:

  一、文中所有信息,都在文中列明了出处,足以给大家核对。本文开头,也特别注明:“本文所有信息均来自国内官方认可的、可信赖的信息源”。

  二、财新网王和岩的报道,正如其他信源的报道,是这一万字文章的一部分事实支撑。上述信源中,多数报道,都在财新网之前。

  如果说重要性,我认为最重要的事实支撑,是《中国青年报》1988年开始的武威报道。所以,在文中,我特别致敬《中国青年报》,他们是武威收报事件的独家报道者,这既是我在文中以“如果中国青年报报道被重视”的假设作为核心观点之一的原因,也是我在文末以《中国青年报》刘万永老师朋友圈收尾的原因。正是刘万永记者发辞职朋友圈与甘肃宣布火荣贵案查办结果同在1月9日这个巧合的宿命感,才触发我写了这篇文章,而不是财新网。

  在武威事件上,因为1988年的武威收报事件报道,我认为,是中国青年报,代表了中国媒体界真正的精神传承,他们的报道,也获得了媒体界的高度肯定。而新京报记者涂重航在两会上对王三运的犀利发问,代表了媒体对同行的担当。

  三、其他同样重要的内容来源,包括十年砍柴、人民日报、侠客岛、《巡视利剑》等,本文接近20处信息源的信息,他们很多是一手的信息源。还有一些我自己独家的信息,包括一些尚未披露的信息。在其中,十年砍柴提出了甘肃落后是因为人(包括地方政治逆淘汰、移民减少)的原因、侠客岛提出甘肃官场的若干问题总结,尤其具有思想性。在此致敬。

  四、财新网提供了关于武威事件火荣贵的一部分事实,但是不等于它可以垄断新闻事实的传播。《甘柴劣火》在文中并未据为己有,而是三次注明来自财新网:

1)“财新网记者王和岩,江湖人称“三姐”,后来报道了一些细节:”

2)“2018年7月13日,甘肃廉政网发布消息,火荣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次日,关于当年抓捕张永生的细节,才通过王和岩的报道得以披露于世:”

3)“三姐”王和岩在财新网的报道中提供了“马三爷”如下细节:

  五、本文是一种独家叙事,讲述的并非新闻,而是媒体与党政系统持续的冲突,这是呦呦鹿鸣的独家发现。财新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其报道本身也是公共行为,呦呦鹿鸣将媒体作为报道主体,理所当然。文中引用了王女士公开发表的在其个人青岛大学讲座的照片,已经表明这种将报道者作为主角的态度。如果财新网以及王女士认为自己不能够被任何人提及,我尊重她的态度,但是我不认同。

  六、本文里有大量我个人经验叙事。比如以下两段:

1)甘肃,是呦呦鹿鸣的鹿鸣君常去的地方。鹿鸣君曾经花费一个月时间,完全在户外,与一众朋友徒步河西走廊,接触沿线群众,品尝沿途无数种有名无名的各类面食。与其说,居住在这片土地底层人民,保留着一种少有的淳朴,不如说,他们一直缺乏一个好的环境,将自己的天赋发挥到极致。某种程度上,这个作为华夏文明发祥地之一的省份,甚至还没有完全彻底摆脱清末同治陕甘回乱的阴影,文化屡屡断层。在兰州城区,鹿鸣君曾注意到,有一句话被镌刻在显目处:“人一之我十之,人十之我百之”。这句来自《中庸》的话,一度被有关方面提炼为“甘肃精神”,凸显甘肃人惯于吃苦的特质。这句话容易让人瞬间记住,细想,却藏有一个缺陷:它并未解释,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官员,到底为了什么而“十之”、“百之”?

 

2)经历过里面那一切的人会知道,外面平淡无奇的,甚至带有灰霾污染的空气,是多么新鲜;经历过里面那一切的人会知道,可以选择任何时间上厕所、洗澡,选择用任何一种姿势睡觉,是多么奢侈的幸福,远胜任何酒店的总统套房。

  这些经验,不要说财新王和岩女士不可能有,即便是武威一部分本地人,用脚所走过的武威/甘肃的地方,也未必有我多。正是因为对武威以及甘肃的这份长期的感情,才构成了本文主旨:“甘柴劣火”,并提出了两个问题,作为这篇文章的核心之问:

到底为了什么而“十之”、“百之”?为什么聪明的甘肃人,在一个历史悠久、资源丰富的省份如此吃苦耐劳,却不富裕,甚至在西部还落后了呢?

  恕我直言,这样以个人行走经验为基础的文字和感触,是财新网王女士绝对不可能写得出来的,因为它太私人了。

  王女士说《甘柴劣火》主要内容都是来自财新网,这种对其他那么多媒体同行的工作无视的态度,有贪天之功之嫌。如果一个人报道了部分事实就可以垄断所有传播,那么,新华社早就如毛先生所言,把地球管起来了。

  王女士说,财新网曾经花了采访成本,我要说,呦呦鹿鸣花的“成本”,恐怕在财新网成立之前,在有“财新记者”这个岗位之前,就已经很多了。

  呦呦鹿鸣是个人自媒体,至今尚未有经营行为。在收广告费的,是财新网。我认为,媒体当然可以做生意,而且生意做得越大越好,但是,不能把新闻事实当成生意。

  这并不是呦呦鹿鸣今年第一次刷屏文章。过去半年,呦呦鹿鸣传播量最大的,是自如甲醛房、偷拍屋的调查报道,以及《山东疾控别跑》《员外郎王林清》等,我一个人写的一手报道几十篇,所以,呦呦鹿鸣一直在关注真相、挖掘真相,希望财新网,回到真正的业务本身来。

  火书记的官方消息,也是这两天发布的。为什么我能写出《甘柴烈火》而财新网不能?因为我有你们所没有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你们难道不羞愧吗?我在文中的信息你们都知道吗?我在文中表达的想法,你们表达过吗?写《甘柴劣火》到底是为了什么?懂行的人会知道。这些年来,我受到无法投诉和攻击,但是,我从未想到,对我最糟糕的攻击,来自一个媒体。用我一位朋友所说:

  “严冬寒冽,为人抱薪者寡,路有冻死骨,谁人在毙前雪上加霜。现在污蔑《甘柴劣火》一文抄袭的人,非蠢即坏。社会在崩塌,一些人坏透了。志杰,贵圈不值得”。


  他们投诉我滥用原创,竟然还投诉成功了。真是咄咄怪事。这个舆论生态只会自我撕咬了么?前几天,有一个微博,抄袭我的万字长文《员外郎王林清》,特意把文中唯一一处呦呦鹿鸣的字样删去,拿了几百万阅读量,那才是抄袭。当时,就有人要反投诉我抄袭,他们没有成功,现在,财新成功了,因为他们这样的机构投诉,呦呦鹿鸣公众号现在丧失了原创标识功能。接下来,我不能保护自己的作品,包括这篇声明。

  本文中,许多信源都是我的线下非常尊敬的朋友,其中有一些还是同事。现在并不是媒体的好时代,但正如文末所说“真正的老兵,血不会冷”。我希望媒体这个行业越来越好,因为中国社会的历史进程特别需要媒体。正如我在《甘柴劣火》文中所说:

相比于其他文化人群体,记者们多了一些“江湖气息”,概因他们作为国家游走的监督力量,长年行走在危险境地,挖掘事实多于写作描写,没有朋友守望相助,甚至两肋插刀,很难坚持下来。

  但是,希望好,不等是希望一家好,更不是一个小圈子好。

  以上就是我的说明。我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文章是公开的,大家一看就知道,“甘柴劣火”四个字,是财新网写不出来的。

  自从2017年初,呦呦鹿鸣发起“每天一千字 写作马拉松”活动,迄今已数百人参加。我们所创设的承诺金制度,是每天打卡原创1000字,如果没有打卡,将被罚款2000元。所以,论原创,呦呦鹿鸣无疑是动真格的,是用每个个人自己的金钱保障的。“每天一千字"的原创内容库规模,恐怕超出一些网站预料。

  刚刚中国经营报的老记者和我说,财新网引用他们几位老记者的报道内容,从不注明出处。

  我们每天一千字是“邪教组织”,那些“名门正派”的所为,我们是不去做的。

  前面我在11点的时候在朋友圈你有一个第一时间回复,现在是完整回复。

  正如我在《甘柴劣火》结尾所说,”代表是真正的老兵,血不会冷”,虽然财新网或者王女士的举报导致读者无法打赏《甘柴烈火》和呦呦鹿鸣,但我可以肯定地说,我也是老兵,我的血也不会冷。我仍然会继续创作。

  祝呦呦鹿鸣的朋友幸福,越来越好!

  PS:写到这里时,一位我非常尊敬的长者刚刚嘱咐我说,根据某有机构要求,建议删除《甘柴劣火》一文。我不得不婉拒——如果我删了,说我抄袭,我将百口莫辩。这里,向长者致歉。

  ——呦呦鹿鸣黄志杰

  2019年1月12日14:30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大连电瓷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